首页 > 电子版 > 河南商报
 
 
陶铸与反瞒产运动

http://www.dahe.cn 河南商报 J03 青松高洁忆陶铸 2006年12月10日

毛泽东与陶铸夫妇在广州合影.jpg

毛泽东与陶铸夫妇在广州合影.jpg

  “群英会”开幕,东莞县“报高产”
  “大跃进”以后,农业战线上“创高产,放卫星”,沸沸扬扬,甚为热闹。“放卫星”广东落后了,但在秋冬“报高产”上,广东“赶”了上来。稻谷产量,一天比一天“高”,“高”到稻谷没处放。于是,省委下命令:“一日三餐干饭,敞开肚皮吃饱。”可是,没几天,就这儿告急,那儿告急。个别地方的公共食堂揭不开锅,还有的地方水肿病开始蔓延。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广东省表扬先进的“群英大会”开幕了。
  会议再次要求各县报产量,并且规定,凡是达到“千斤县”的县,都奖给拖拉机、载重汽车,还有奖状、锦旗。来开会的各县代表,由县长带队。在报产量时,新会县县长拿不定主意,不敢自作主张,于是,打电话给县委书记。他把报了千斤县就能奖拖拉机、载重汽车的事叙述了一遍,问要不要载重汽车、拖拉机。县委书记告诉他,咱们县没有达到亩产超千斤的水平,不要那些东西。
  东莞县县长也打电话,也问县委书记,要不要报千斤县。县委书记告诉他:“先把拖拉机、载重汽车拿回来再说。”锦旗、奖状拿到手后,县长不敢明目张胆地拿回东莞,而是塞到挎包里,静悄悄地送到县委书记的办公室里。东莞拿回了奖品,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是“千斤县”。陶铸反瞒产,当然要找个真正的高产县嘛!
  陶铸一行到达东莞城的那天晚上,县委召开了反瞒产大会。一个又一个公社书记站起来,说东莞确实丰收了,所谓没粮食是假象。有个公社书记,理直气壮地站起来,说他在某村反瞒产,队干部说没粮食,他不信,就去晒谷场。他在晒谷场,只见稻草不见谷。可是,他把稻草堆轻轻一拨拉,大堆大堆的谷,金黄金黄,可喜人呢。另一位公社书记说,他去过好多农民家,农民屋里、仓里是谷,箩筐里是谷,床底下有谷……
  上百人的干部大会上,只有一位老人站出来唱反调——她是广东省省长陈郁同志的夫人袁溥之,省里派来反瞒产的工作组成员。她心平气和地说:“陶铸同志呀!我也到了农村,看过许许多多农民的家,粮食是有的,但没有那么多。反瞒产是反不出粮食来的。”陶铸同志当场批评了她,说她是不是右了一点。奇怪的是,县委书记在总结发言时,谈了抓春耕,抓育秧,却一字不提反瞒产。
  调查研究查真相
  1959年2~3月之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说了藏富于民不见得是坏事之类的话。意思显然是说,粮食是有,只是被农民藏了起来。会议以后,省委派出大批人马反瞒产。不过,省委对于能否反出粮食来,已经产生了怀疑。因此,在布置反瞒产的同时,再三交代下乡人员,要先作调查研究,甚至避开县社干部,直接到农民群众当中,摸摸真实情况。
  派到四会县的同志汇报说,他们到了农村,看了农民的米缸,米缸是空的,没有米。老农诉苦说,米都集中到公共食堂去了,连给婴儿煮糊糊的米都没有。他们查看农民的谷仓,谷仓里确实有谷。但是,谷子是代集体保管的种子粮,没有队长命令,谁都不准动用。
  有个工作人员,在一户农家看见热气蒸腾的锅,便急忙跑上前去,想看看锅里煮的是什么,女主人看见来人,抢先一步,挡住了炉灶,又粗声粗气地嚷道:“看什么?锅里煮的是野菜。”女主人转念一想,忽地转过身去,顺手掀开锅盖:“要看,给你看个够。”反瞒产工作队员看了锅里煮的,确实是野菜。
  另一个事实是:公购粮,该征的征不上来,该购的购不到手。为什么?
  这年3~4月间,广东省委召开了专门会议。根据各地汇报和掌握的材料,终于得出结论:1958年的粮食产量,并没有原来报告的那样多。省委分析说,第一,头脑发热,报产报高了。根据报产而制订的征购粮食的计划不符合实际。因此,征购了过头粮。第二,农民集中到食堂吃饭,浪费了不少口粮。第三,提倡一日三餐干饭,敞开肚皮吃饱,造成了大量浪费。省委给中央写了报告,提出向农民让步,停止反瞒产,减免不切实际的高征购。报告还说,不切实际地反瞒产,使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的关系相当紧张,再反下去,会使矛盾更加尖锐,后果不堪设想。
  毛泽东欣赏讲真话
  勇陶铸再三作检讨
  党中央非常重视广东省委的报告,肯定了报告的精神,批准了报告所提出的改进方法,并转发各省,号召全党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
  毛泽东欣赏广东省委的勇气,承认了农村问题的严重性。就在1959年4月27日,写了“假话一定不可讲”的党内通信。这封信,印发到省、地、县、社的同时,还破例发给最基层的生产队小队长。他在信中说:“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他要生产队的小队长:“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要管这些,只管现实的可能性。”
  从此,反瞒产停止了。
  陶铸在1959年5月召开的省委扩大会议上,以《总路线与工作方法》为题,总结了大跃进以来的教训,向到会同志作了自我批评。会后,他到潮安,在一次群众大会上,张嘴就说:“我来潮安是向全县人民作检讨的。我头脑发热,使群众饿了肚子,干部受了委屈。我们要共同吸取教训。今后,不要再搞浮夸,要靠实事求是吃饭。”
  在省委召开的另一次会议上,陶铸同志特地走到袁溥之同志面前,诚恳地道歉:“袁大姐,在东莞反瞒产,我没有听取你的意见,还说你是不是右了一点。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向你赔礼、道歉!”陶铸还一次又一次向中央作检讨,在政治局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陶铸要求发言。毛泽东立刻制止说:“陶铸呀!你是不是又要作检讨,你检讨得已经够多了呀!不要再检讨了。”
  (摘自《中外书摘》)
  毛泽东与陶铸夫妇在广州合影

网络版编辑:实习编辑连岳雷

 
新闻查询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