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子版 > 大河报
 
 

奉送自己的情妇给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在夜总会里拉高级官员“下水”——贵州“地下组织部长”陈林发迹揭秘


http://www.hnby.com.cn 大河报 A16 中国新闻 2005年06月14日

0614a1601.jpg

0614a1601.jpg

  重点
  在贵阳,曾有这样一个“奇人”,他没一官半职,不过是三十来岁的个体老板,但逢年过节,当地不少大小官员拎着厚礼拜望他;他一无文凭二无一技之长,居然在短短几年间暴发成了千万富翁;他被指发展黑社会性质团伙、组织妇女卖淫、赌博、贩毒……但他却一直没受到法律的制裁。他就是号称刘方仁在位时的“地下组织部长”陈林。
  6月3日,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领导黑社会性质罪、组织卖淫罪、贷款诈骗罪、偷税罪等七项罪名数罪并罚一审判处陈林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被判刑的还有他的17名同伙,而在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在任时,陈林曾是贵州不可一世的“地下组织部长”。
  将情妇奉送刘方仁
  陈林有一次在人前炫耀:“你们信不信?我打电话叫刘方仁来,他马上就会来。”大家不信,他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省委书记刘方仁真的就到了。还有,陈林与刘方仁就像自家兄弟一样随便,他要见刘方仁能自由出入,连门卫也不敢挡他。
  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怎么会被一个近乎地痞的小混混牵着鼻子团团转?原来,刘方仁的“二奶”,贵阳市贵州饭店美发厅的郑姓女子,和陈林早就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贵州饭店是一家贵州省政府参股的四星级酒店。酒店美发厅是刘方仁固定的理发地点。这个美发厅本来有一男一女两名理发师。女的便是后来成为刘方仁情妇的郑某。很少有人知道郑的真实姓名,很多贵阳人都叫她郑四妹。与刘方仁结识时,郑已然三十七八岁了,但姿色仍在。据一位认识她的人说,郑长得“有点像日本女人”,“比较有心计”。
  在认识刘方仁之前,郑不但已经结婚,而且与陈林关系“非同一般”。有了郑的牵线搭桥,陈林得到了和省委书记交好的机会。陈林很好地利用了这个资源,频频帮助刘方仁和郑某安排幽会场所。
  陈林除了把自己的这个情妇拱手让给刘方仁以外,还先后投入了5万元给郑四妹更新理发设备。为了通过刘方仁揽工程,陈林这些年直接通过拜年等方式送给刘方仁的钱不过12万人民币和近1万美金,而为了套住刘方仁,他送给郑四妹的人民币却是100多万。在陈林的重金下,郑四妹自然对陈林的要求有求必应,而刘方仁自然对郑四妹的要求有求必应。至此,陈林通过郑四妹的石榴裙罩住了省委书记刘方仁。
  陈林踏上暴富之旅
  以女色攀上刘方仁后,接下来,陈林就开始了他短时间内的暴富之旅。
  凭借与刘方仁的关系,陈林开始结识贵阳银行界的官员,然后也就有了银行的巨额贷款,于是,陈林先后成立了贵州“通海实业”等11家公司,总称“通海集团”,自任集团老总。实际上,这些公司除了泰升娱乐公司外,陈林完全是一个光杆司令。
  1996年3月,百成大酒店公开招标装修工程队。陈林在一个酒店备了一桌酒菜,然后给百成大酒店的总裁打了个电话,说请他吃饭。那总裁不来,陈林说:“来吧,方仁书记、长贵省长都要来的,你不来不好。”那总裁只好来了。饭桌上刘方仁打了个招呼,陈林就把贵州百成大酒店的装修工程轻轻松松弄到了手。可是,陈林没有自己的装修公司,也没有营业执照,于是就找到了贵阳市最有实力的一家装修公司贵阳南华装修公司,老板叫黄筑开。
  黄筑开为了能与陈林合伙做这个工程,按陈林的要求把自己公司的营业执照以5万元的转让费转让给了陈林。但此后不久,陈林就伪造证据到检察院告了黄一状,使黄被判处了有期徒刑6年,彻底铲掉了自己发财路上的绊脚石。
  陈林就是这样接工程、做工程和这样耍无赖而迅速暴富起来的。
  在贵阳凡是陈林想要做的工程,其他人就休想得到手。比如贵州电信大楼的装修工程,按该工程的规格和质量要求,至少应是拥有1亿资质的一级企业才有资格参加竞标。但是,陈林要他的情妇郑四妹给他弄到手。在省委书记“要大力扶持本省自己的企业……”的指示下,那些实力雄厚具有完全资质的外省企业全都无功而返,是陈林拿下了这项利润惊人的大工程。
  拉高级官员下水
  富了之后的陈林开始介入政治,他通过和省委书记的“特殊关系”,很快成为省城贵阳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些急于升迁的官员甚至在逢年过节时携厚礼拜望陈林。
  一个在社会上广为流传的故事是这样说的:一次陈林过生日,宴请贵州各政府部门的官员。席间,贵阳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有事,想提前离席,陈林当即大发雷霆,而这位副局长则乖乖地赔礼道歉。
  下面这个故事也足以见证这个“地下组织部长”的权力。陈林众多的情妇中有一邱姓女子,但此女子又不时和公安局某副局长的儿子约会,这让陈林很恼火,便要派人去教训这名副局长的儿子。有人担心说:“人家父亲是公安局的头儿,算了吧。”陈林冷笑道:“哼!他那个副局长算个球,我要他下课就叫他下课。”
  陈林还开了一家名为金太阳的夜总会,据说开业时场面非常大,某著名歌星到场献歌。金太阳甚至被比作贵阳的“红楼”,陈林利用这个场所结交了一些高级官员并把他们拉下水。
  在“金太阳”夜总会里为陈林效劳的,是一些正在服刑却被陈林从监狱里弄出来的劳改犯,或者曾经被劳改劳教的人员。金太阳夜总会主要是组织小姐卖淫获取暴利。“金太阳”有营业性包房88间,每晚有百余名小姐在包房内“坐台”。
  此外,陈林还在“金太阳”的五楼开了个赌场,赌博规格与澳门的一些赌博公司差不多。凭与刘方仁的关系,再加上金太阳夜总会所掌握的官员,陈林实际上拥有了左右贵州官场官员升迁的能力,被人称为“地下组织部长”。直到刘方仁2003年案发,陈林的恶行才得以暴露。Y
  □法制早报记者崔世海文

责任编辑:陈要逢

 
新闻查询
关键字